GG热搜
娼馆
匿名用户
2024-02-20
次访问
  「真是的,上面的大人物到底要把我这种间谍扔在这里多久啊,明明和我同期进入军校的第一第二名都已经在鲁姆会战里打掉联邦那么多战舰…」    周围的人都被他的吉翁制服还有满身酒气所逼退,在这种最糟糕的殖民地中最糟糕的地下世界里生活的臭虫,都有自己生存的方式。    就像这两个贴上来的金发女郎一样。    捏了捏两个女郎巴不得把他手臂夹进去的胸脯,吉翁军官皱了皱眉,稍稍用力把她们推开。    「切,硅胶」    军官推开常来的娼馆大门,一个长得清秀的男孩就迎了上来,对着他鞠了鞠躬:「先生,今天是要点哪位姐姐呢…或者说,是想换换口味,走走咱的'旱路'呢?」    军官强忍着压下厌恶的表情,手指夹住男孩那绑着蝴蝶结的肉棒,说:「哈哈,真是个上道的乖孩子,下次有机会我一定要尝一尝你的味道,洗干净等我吧!」    接着自己把一打钱币扔到了写着【4】的盒子里    「这个…先生…」男孩被夹着的肉棒渐渐变大,声音也抖了起来:「4号的话…一会有三位先生点了她…大概是半小时以后…她正在洗漱…昨晚她服侍了好几个联邦的军官,身子还没好…」    「这是什么道理!?联邦的军官玩得,我们吉翁的就玩不得!?」    男孩越发辛苦,哽咽着说:「这…这个…」    「呵呵,军爷别这么说嘛,都是宇宙居民,咱家可是喜欢吉翁得不~得了呢~听说咱们的国父戴肯,妻子也是咱家这行的哦?」    一个穿着透明纱裙,扎起马尾辫的女孩缓缓走下二楼的阶梯,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符的风韵笑容。    「只是…咱家的确是被那些联邦军整的很惨啦…军爷可以温柔一点么?」    就在梯子上,少女坐下打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了她粉嫩的蜜缝,只是并不像这个年龄少女的可爱,却更吸引他人的目光。    花瓣上左右各穿了六个银色的小环,环上的丝带连接着过膝袜的蕾丝…随着少女的动作,露出了里面旖丽的娇红。    「真他妈的带劲」    军官跟着少女走进房里,少女赶紧在桌上点起油灯,昏黄的灯光和一股奇异的熏香环绕在房间里。    冲澹了原本浓郁的类似咸鱼的气味。    军官把少女抱起来扔到床上,解开裤带露出自己黑粗的巨根,把少女的身子翻过来,手指随便在挂着银环的肉缝里扣挖几下,就用后入式插进了少女的肉壶。    「嗯…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去呢…」    少女不由自主的把身体向后弓起,军官趁势握住她那对形状完美大小夸张的大白兔。    狠命抽插几下,少女不断发出美妙的呻吟,让军官渐渐把持不住,为了保住吉翁军人的尊严,他强行停下了不断摩擦肉壁的阳物。    「嗯…?大叔,怎么停下来了呢?人家…呼…还想要了啦…啊…!」    军官恶狠狠的把阳具拔出,少女花径里的嫩肉都被带了出来。    「真是个够紧的婊子,有没有试过被人操到脱阴啊?」    「诶…?脱、脱阴!?那是什么意思…」    「好啊,那老子就来给你尝尝脱阴的滋味。」    军官把少女的身子又翻过来,用「传教士」的姿势再次插入。    少女很识趣的蹬掉了高跟鞋,双腿紧紧夹着男人铁桶似的腰。    军官这下毫无保留,一次比一次大力的将肉棒往最深处插入。    「哦…叔叔,你插到我的花心了…好厉害…!」    少女娇媚的呻吟并没有让军官停下动作调情,而是更用力的往里面一顶。    「啊啊啊啊啊啊!!!进去了!要进去了!要进到生宝宝的地方里面去了!!!」    「别他妈乱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臭婊子把子宫口收得那么紧,别想把老子骗了!」    军官勒住少女的脖子,再次用力插进去。    「呃呃…咳咳…我的…子、子宫…」    被掐住脖子的少女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感受着窒息所带来的越来越强的快感。    而军官的肉棒也终于趁着这一下失神,插进了女孩的子宫里。    子宫腔紧紧的束着肉棒最敏感的冠状沟,感觉到有异物进入的子宫和阴道都开始不断的痉挛,让军官一时间享受到了更巨大的快感,再把持不了,一泄而注。    「叔叔…舒服吗?…下次…再一起做吧?」    施奈德把带着白粉色粘稠液体的肉质棒状物缓缓退出少女的下体,把它凑到少女的嘴边让少女帮他清洁,一般享受着这舒适的服务,一边揉搓着少女已然有了规模的胸脯,说:「我玩过最下贱的老妓也没有这么爽快的在自己'花瓣'上弄这么多个环,雏妓就该有个雏妓的样。」    少女却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刚才叔叔的哦金金顶到子宫的时候…咱的里面又破了呢,真是不好意思啦,昨晚那些联邦的军人太粗暴…」    「没事,带点血才刺激呢。」    「是么…可惜我们这里经期是不能接客的,因为一旦得了病,可是对顾客的不负责哦」    话语间,施奈德本已疲软的家伙又高竖起来,他反手把少女按在床上,双手交叉在背后,另一只手向下面摸去「诶…叔叔是想玩后面吗…虽然很干净但是希望还是可以清洁一下…啊!!!」    施奈德并不是想走少女的「后门」,而是直接把少女「花瓣」上的环扯下来了一个。    「啧,原来不是穿上去的…还以为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喜欢把自己玩坏,想把你带去拍点虐杀电影什么的呢。」    少女一听自己的「装饰」被人察觉,顺从的曲起膝盖,把翘臀高高挺起「那叔叔就来好好的一个个帮我摘掉吧?虽然只是夹上去的但是一样会很痛的哦…粗暴一点吧?」    「嗯~!」    「还有几个?说!」    「还有四个…啊!」    「几个?」    「三…个」    「几个?」    「两个!」    「几个?」    「一个!」    「几个?」    「哈…没,没有了…都被叔叔拔下来了啦…呼…」    「没有了?那这个是什么呢?」    施奈德摸着少女的小豆豆,一下一下的挑着那红嫣的可爱「那…那个不是夹上去的…哈…」    「哦?那你告诉我这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长在这里?」    「这是母狗的阴蒂!没有这个东西了的话这里就是地狱了!在这里工作一点也不会幸福!」    「妈的贱婊子,我还没开口就说自己是母狗,还觉得自己过得很幸福!?」    「是…是的…被客人们的肉棒插进来…尤其是像叔叔这样的大肉棒…最好是几根一起围着咱,不断的在我脸上蹭,射在母狗每一个可以让客人感到快乐的地方…把肚子灌得满满的…」    施奈德再忍不住,抓着少女盈盈一握的腰肢把肉棒插进那满是溷合液体的穴里,极快的耕耘起来「哈哈,说得真好,真不愧是我们花钱养的肉便器,怎么样?施奈德中校,够刺激吧?」    「哼,你们在这里为吉翁做的工作还真是够全面到位啊。」    「也别这么说嘛,是不是啊凤酱,今天可以任意射在里面的吧?」    身体摇曳着起伏不定的少女喘着气,「嗯…是的,凤酱我啊,最喜欢看男人在咱体内射出时的表情了!」说着,手还拿起了床头的一只马克笔,说「为了准确计算费用,请在每次射出后记录哦。」    几个男人自然忍不住,一拥而上。    「哎…可惜准备工作做得那么好,还是没把她搞到脱阴。」    一看自己也许再无法插手的施奈德,摇摇头离开了房间。    「塔列朗,那个吉翁的中校过来了,你去和他说说,凤刚刚休息下去…」    「诶!?」    那个吉翁的中校…结果连名字也无从得知吗少年有些魂不守舍的拉了拉高大男子的袖子,怯声道:「中…中校先生,等一会可以对凤小姐…温柔一点吗?」    「如果说我觉得不好的话,你是准备用自己来代替吗?」    施奈德摸了摸男孩纱衣下的乳头,又捏着他的屁股说:「我可是不怎么喜欢'旱路'的啊」    走到写着【4】的门前,施奈德压下了把手里面的人似乎听见,发出一阵慌忙的脚步声「诶诶,是新的客人吗…对不起对不起,咱还在洗澡…」    少女托着遮掩住胸口的浴巾    看着那个高大伟岸的男子    那个男子的双眼也注视着她    原本属于暧昧的灯光似乎一下子变得比原来温暖了    也许,是因为少女脸颊那圈细细的绒毛,让一切都变成了金色的光晕吧?    施奈德也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和一个抱着膝盖的少女一起坐在床沿了,少女的双脚百无聊赖的相互摩擦着,好看的细长脚趾上指甲剪得圆圆,比起一个娼妓似乎更像一个普通的少女「也许这就是她的魅力所在吧…」    施奈德自言自语的,却又不想被女孩听到,于是改口对女孩说「有客人让你用脚踩过他的那玩意儿吗?」    少女的眼眸似乎有了些神采,不复刚才的沉寂「有的哦,还让我用脚趾顶着他的鼻尖。」    施奈德心想连我这种平日里把女人弄成烂肉也就去找下一个的恶鬼也开始喜欢玩这种不轻不重的戏码,没有专业的想得比我早就怪了    少女把脸埋进有些肉肉的大腿中    「有些喜欢我穿着袜子,有棉袜啦连裤袜啦过膝袜什么的。」    少女的声音细如蚊蝇    「可是我更喜欢光着脚弄一点,被裹着很难受…」    反而施奈德有些局促,岔开了话题「你的胸挺大,而且形状也好,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相信你是吉翁军训练的人,那对奶子功不可没啊」    接着他又在心里补充    「至少看起来让你更像个名伶头牌一点,而不是雏妓一点。」    两人又有点陷入了沉默    闻着空气里有些奇异的味道,似乎都有些燥热……    这次是少女先耐不住了    「所以你到底是要玩我的脚还是胸了啦!大叔!」说着少女跳到地上,裙角随着双足舞动。    施奈德看得有了些错觉,好像她的足尖,每一个修长好看的脚趾之间,都有夏日溪流蜿蜒间七彩映着阳光的清水,打着要稍稍用力去抵抗的可爱漩涡。    「脚吧,还是脚吧。」    「这样的刺激足够吗?」    凤用左脚根脚趾把施奈德的肉棒夹住,右脚微微弓起,由下至上的撩着他紧致硕大的阴囊。    「不轻不重,脚淫这种玩法不就这特点。」    「这样说我的足交技巧可是太失礼了哦!」    凤狠狠的用脚后跟一踹施奈德的肉棒根部。「    「噢呜!」    施奈德不由自主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怪叫。    凤露出了心满意足,阴谋得逞的笑容。    「好啦好啦,可爱的肉棒先生~说过会让你舒服的哦。」    凤用双足从两边夹住肉棒,借着龟头顶端流出的尿道口球腺液润滑,快速的上下摩擦着。    「唔…差不多要射了…」    「那就尽量射在脚上吧。」    感觉到脚下的肉棒一跳一跳,凤用脚趾按住了龟头,白浊的精液对着凤的连衣裙分叉着喷射。    凤从胸口的一滩精液里用手指蘸起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    「叔叔的精液味道还是这么浓…」    「你技术的确不错啊,凤。」    施奈德也对凤的双足大感兴趣,不顾上面浑浊得甚至还带着浅黄色的精液,抓在手里把玩。    「希望的话,人家再给你其他服务啦……」    凤起身到旁边,打开一个圆柱形的玻璃罩,走了进去。    施奈德倒是有些小小的惊讶,这个型号的沐浴设施价格可是不菲,特点就是人可以在里面打消殖民卫星自转带来的重力,进入失重状态,然后进行全方位的清洁。    不一会,凤就走了出来,这次还在里面换了一身普通女高中生的水手服、短裙、连裤袜以及方口黑皮鞋。    然后也真的像一个喜欢经常参加援助交际的碧池女高中生一样,将头贴在了施奈德的胸口,用膝盖轻轻摩擦着他赤裸的大腿和裆部。    「换装play?」    「是啊,总有些变态的客人喜欢这口嘛。」    「那你怎么认定我是这类变态的客人?」    「不变态会来嫖雏妓么?」    坐到床边的施奈德哑口无言。「    凤轻轻将左脚的鞋跟抵在右边小腿上,渐渐褪掉鞋子露出包裹着黑丝的美足,施奈德敢打赌,黑丝足尖那透出来的浅浅肉色简直就是为加大男性荷尔蒙分泌量而生的。    然后凤脱掉另一边的鞋子,迈着婀娜多姿的步伐走向施奈德,跨坐在他身上,腿向后用脚背夹住了那按耐不住的肉棒。    「这个姿势不错吧…嗯…叔叔…可以一边跟人家接吻…嗯…嗯…一边享受人家的美脚…」    「看不到还是有点可惜啊,你知道我喜欢后入的原因就是能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女人下面进进出出。」    说着,施奈德用手从后面扣挖起凤的肛门和阴户。    「嘛…也不用遗憾的…等会可以再给你后入啦…」    说完,凤再次伸出自己的舌头,与施奈德湿吻起来。    没多久,施奈德就射了出来,意犹未尽的中年人让凤用手撑在床上,翘起穿着黑丝裤袜的屁股。    「哟,真是做戏做全套,你这种婊子还穿着内裤?」    撕开裤袜的施奈德心满意足的把内裤拨开一点,弯下腰开始品尝少女的蜜汁。    「啊…叔叔…咱的那里是什么味道…?」    「什么什么味道,当然是草莓味啊。」    恶趣味的施奈德抬起头说了这么一句,就又低下头开始舔,而且还特别关照了凤嫩红的阴蒂,不断吮吸。    「叔叔…要去…要去了…哈…你舔的…好厉害…」    随着话语,一道水箭激射而出,经验丰富的施奈德微微侧身,躲过这「突然袭击。」    「这下该轮到我爽了吧。」    施奈德说完,直起身子就将肉棒插入。    「至少让我先休息一下…啊~!!!」    泄了身的凤不免有些虚弱,被贸然插入不说,施奈德还毫不留力,一点没想玩那九浅一深的把戏,只怕是想了了上次的念头,真正把凤弄的脱阴。    这么一想,凤哪还敢任他为所欲为,多年卖身子练就的过硬本领尽数施展,施奈德只觉胯下肥臀犹如活物,随着腔内松紧不断摇动,让他好不舒爽,连忙放缓动作,却不料凤就是等着这一刻,竟自己前后扭动起腰肢,臀上质地略显粗糙的裤袜不断摩擦他的阴毛、胯骨,好似隔靴搔痒,弄的他说不出的揪心,只想快快射出攒了几日的浓精,压下小腹那无名之火。    凤久经人事,又怎能感受不出自己阴户里插着的内玩意儿的变化?当下便加快了速度,深吸一口气收紧肉壁,志在让施奈德喷射如大江东去。    「哈哈,臭婊子,还以为你有什么看家本领,就这么三板斧也想搞定军爷我?」    凤经过几番胡天黑地,本就精力无多,俗话说的好,一鼓作气再而衰,这压箱底的绝招竟不奏效,方寸大失之下又被施奈德插进子宫里。    「只怕这次被弄到脱阴是跑不了了…几日接不了客事小,若误了大事,可怎么是好?」    凤心中暗道糟糕,实则早已认命,将这美艳的身子随施奈德摆布,不久又泄了一回,再无法靠双腿撑着身子,只得瘫在床边,吐了舌头大喘粗气。    「哈…哈…军…军爷叔叔…放过人家吧…凤…真的要被玩坏了…」    只是这施奈德,在吉翁军中素有「魔狼」的名号,又怎会因弱女子几句轻飘飘的求饶之语停下?只见他撩起袖子,手握成拳,眼看就是要「以拳会友」,来一出拳交的戏码。    「施奈德中校,你差不多也该向那个雏妓告别了哦。」    却不料此时植入耳朵的单向通讯装置响起。    施奈德看着眼前瘫软的肉块,只得发出一阵叹息,摇了摇头,穿上军服便走了。    留着长发的吉翁军士领着施奈德走到了港口的仓库门前,熟练的拿出几个小东西安在了输入密码的地方。    「用MS把玩过的女人杀死什么的,对中校来说还是第一次吧?」    「啊,是第一次。」    施奈德对这个战舰击破数三的少校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啊,出场了!我们吉翁的扎古!扎古!」    少校夸张的冲上前去,张开双臂拥抱扎古冰冷的装甲「再两艘的话就是ace!」    施奈德不想给这个少校落下艳羡或是其他什么的口实,直径走到了旁边的另一台MS面前「这个…并不是扎古…」    「是的哦,只不过是更新锐的扎古2.」    一脸不忿的少校站在被调整上升到MS胸口的升降机上    「真是的…为什么一个完全没有实战经验的菜鸟却能驾驶新型机…」    施奈德笑了笑,也开始操作起升降机「ms吗?倒还真就只操作过作业用的呢」    两台扎古能给一个殖民卫星带来多大的危害呢?    只需要一发核火箭弹,就可以摧毁这个住人的大灯泡了吧「听说有联邦军的人为了阻止计划,也来了这里?」    「是啊,似乎还带来了钢坦克和战机。」    「也就是说,这次还能刷好几个击坠了?」    「是啊,那群联邦的战斗人员,也就是比你还早一步去玩了那个雏妓的几个驾驶员,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到时候即使有机体出现,也不过是外行的后勤人员在驾驶罢了…」    施奈德似乎觉得自己的心被刺了一下    「专心驾驶吧,我们的任务一点不比在外面放毒气罐子的简单。」    得,这下即使是少校那边先关闭的通讯设备,施奈德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颜面尽失。    于是他恼怒的加快了速度    「真不愧是新型机啊…」    「那个…凤姐姐,刚才的是什么?」    「MS哦,旧型的扎古1与新型的扎古2」    说着,凤半蹲着打开地板的隔间,取出了两个盒子「塔列朗,你想…活下去吗?」    少年有些害怕,又有些释然,认真努力的点了点头「咱前面还是处男呢!」    凤也被这孩子气给逗笑了,弹了他的额头一下「现在是没时间和你做,但是活下来的话,一定会把你吃干净哦。」    说着,凤脱掉了自己和塔列朗身上轻薄的纱衣,将其中一个箱子里的太空衣套到塔列朗身上,然后又自己穿好。    紧接着,没有拉起胸前拉链的凤跪在塔列朗的胯间。    「嗯…硬起来以后还是比较像个男人的…」    塔列朗的肉棒年仅十四,即使被胯下跪着的美人万般挑逗,坚硬得如铁石一般,却仍是会遭人耻笑的包茎…    「呵呵…好久没看见这么可爱的包茎肉棒了,要知道哦塔列朗,咱可是一直都和大叔做得比较多来着。」    凤用双手捧起自己的乳肉,几乎把塔列朗不算粗大的肉棒整个儿陷进去,然后伸出香舌,让塔列朗看着一丝淫乱的津液渐渐滴到他被包皮覆盖着的龟头上。    然后凤继续用她的两坨肉不断的取悦着塔列朗。    「呵呵…包茎肉棒…好想用舌头品尝一下啊…」    随着凤的动作,不单止胸口,凤感到自己全身都热了起来,下体也渐渐有些湿了。    只是现在哪有这么多时间把这可爱的小正太给办了呢?一想到此,凤就不禁一阵烦躁。    「还是要速战速决的好…」    凤停下动作,一手扶着塔列朗的臀部,另一手抓起塔列朗的左臂,把他修长的手掌盖到自己的头上,然后将肉棒含入口中,灵巧的舌头伸入包皮之中舔起马眼四周,将包皮翻开,露出里面的龟头。    「怎么样?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吧?」    凤只用舌头抵着肉棒,不断把塔列朗肉棒上残留的白色污垢吸入口中,像是吃到什么美味一样,不放过任何角落。    塔列朗见自己的肉棒让凤如此受用,不由得升起一阵自豪,又把另一只手盖到凤的头上,轻轻抚了抚她的秀发,然后抓着开始前后套弄,同时不断摆动腰,没几下便成功玩起了深喉。    而这正合凤的意思,当下双手环抱着塔列朗的大腿,极配合的开始用口穴来取悦于他。    塔列朗毕竟是初哥,经不起刺激,三五下便将精液射进了凤的嘴里。    凤仔细清理了一下他疲软的肉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便拉起了胸前的拉链。    塔列朗看着她胸口仍未消退的红印,心中的占有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两个穿着太空衣的身影穿梭在街道之中    「凤姐姐,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MS,联邦军的MS」    「…诶?」    「凤姐姐…我其实是会驾驶MS的…我的父亲是一位联邦军官,他经常带我坐上他的钢坦克…」    「知道,所以才带上你」凤把衣服和头盔连接在一起,固定了一下「不要因为父亲的缘故在当下悲伤」    凤转身对着他,微笑着说紧身的太空衣把她的体态勾勒出来,胸脯也看起来小了:塔列朗看着纤弱的少女,觉得这近乎平坦的胸前,似乎与她清秀的面容更相配些。    「你去抢钢坦克,我去那三个集装箱里,到时候听我指挥」    塔列朗努力记下每一个字    「3,2,1」    「快!」    塔列朗在MS的机身上攀爬,很快的就坐到了位于头部的驾驶舱里,准备关上舱门「我在三个集装箱中间的战机里。」    那个清越的声音传来    「听好,这三个集装箱其实是新型ms的三个部分,为了躲过吉翁的细作才拆分成三块,你帮我打开箱子,把部件组装起来。」    塔列朗动了动钢坦克只有机炮的手    「可是…要怎么做?」    「打开集装箱就可以了。」    她又补充了一句    「或者说毁掉。」    「不会伤到机体本身吗…」    嘴上这么说,塔列朗的动作却没有慢,四管飞弹发射器开始扫射起来,声音顿时充斥了满是油污的空气。    「可以了。」    集装箱里露出了大抵纯白的机身,从中间的「方形盒子」中射出红色的光线对上下机身进行诱导,一台与扎古迥乎不同的机体完成了。    「施奈德,那些联邦军似乎不甘寂寞的把钢坦克启动了,我们先去解决吧,反正控制这个卫星什么的…也必须先清除敌人对吧?」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那自然是好的。」    而这不存在他们预计中的MS,已经有一条腿站在了地上「凤,高达,出击!」    高达,站立在大地之上。    「那个是…ms?!联邦军的ms!?喂,施奈德!联邦的ms!」    「白色的MS…」    施奈德小心翼翼地将火箭筒对准了钢坦克    「先击毁钢坦克,孤立无援的MS没有反抗能力,如果可以俘获的话…」    「我知道了!」    塔列朗的钢坦克顿时遭到了一阵强烈的攻击,塔列朗担心的拨通了高达的通讯频道,却没有传来回应「该死…为什么要给需要随时应对突发状况的MS设计密码啊!」    然而机体屏幕上的【用户名】与头像都似乎在无声的嘲讽她    「这种开机画面的话…我知道了!」    「123456!」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还剩下四次机会」    「qwe123!」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还剩下三次机会」    「8!」    「您输入的密码不正确,还剩下二次机会」    「admin!」    「若要用默认密码启动高达,请先输入重启密码」    「这是刷机吗!」    「重启密码输入错误,还剩下最后一次机会。」    凤本来有些想吐槽不是应该再给5次机会才对,却害怕浪费了这宝贵的最后一次机会「niconiconi~我是给大家带来笑容的偶像矢泽妮可~niconi要记住我哦lovenico~」    「高达重启完毕,请输入密码」    「admin」    「高达起动,请输入您的用户名」    「凤」    「欢迎您使用您的新机体,有更多新功能请翻阅存放于驾驶座下方的【V作战计划说明书】了解,祝您使用愉快,谢谢。」    「所以说欧尼酱你没救了啦!啊啊啊啊啊!」    「林代理舰长,我们发现殖民卫星内有发生MS战,高达被开动了。」    「如果是能开动高达的人的话…做好收容准备,让阿斯特兰治检查高达的装备。」    「代理舰长,您就这么确定高达可以获胜吗?」    那个看不出实际年龄的小眼睛男人摸了摸指挥座的扶手    「那台ms是不同的,所以他选择的驾驶员,一定不会输给区区两台扎古。」    「只有火神炮和光束剑的话…」    凤轻松的调整了高达的喷口,使机体朝着殖民卫星中心重力较小的地方飞去「施奈德,这家伙飞到那种地方去的话,火箭弹不会打破殖民卫星的外壁了吧?」    少校操作的扎古也开始爬升,把炮口对准那个在做着规避动作的白色机体「要打中了哦!」    火箭弹飞速向高达掠去    凤并没有惊慌,这在她的预期之内高达头部的火神炮开始向着火箭弹的方向扫射,一股暴风瞬间席卷了在空中难以保持平衡的旧式扎古。    「那个家伙…就不知道自己没有ms对战的经验吗…」    施奈德无奈的看着扎古1那条喷着三颗红星的左腿从烟雾中飞出,似乎在那浓郁的阴影中还有着光亮「总算是解决了一机…」    凤操作起挥出光束剑后半蹲在地上的高达,拔出了第二把光束剑。    「喂,你的机体怎么样?」    「那个驾驶员刻意避开了驾驶舱和引擎…但是已经无法战斗了。」    「拿捏的恰到好处,是个棘手的敌人啊」    扎古2头部的4连装火神炮也向着高达开火,同时摘下了肩盾上的热能斧,趁着斧刃不断的变热,施奈德把推力加到最大。    「如果基础性能差距太大的话,就用接近战来结束战斗!」    凤毫不意外,扎古2面对高达只有热能斧能造成有效杀伤是吉翁对ms部队的常识。    但是她想证实某些东西,所以没有按照战术操典拉开距离。    而是选择了横起双刀,冲刺    哪怕这是愚蠢的行为    可她用的是高达    最强的MS    所以施奈德怎么能不败?    「果然是你…我的好大叔,下次见面的时候请一定要做到打败我…还有这台高达。」    施奈德瘫倒在舱门被割开的扎古2中,不省人事。
小说推荐
  • 【王昭君】 2024-04-03
  • 巴利 2024-04-03
  • 欲女 2024-04-03
  • 【西施】 2024-04-03
  • Jing液的灌溉 2024-04-03